生活教育

阳江:装修公司关门 老板玩“失踪”

2021-03-29 19:32  来源:阳江日报

  超百人线上维权,反映被拖欠货款和工钱逾220万元,阳春公安机关已立案调查

  1月16日,大门紧闭的阳春市优家优宅装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家优宅),让前来讨要工钱的任先生等人吃了闭门羹。得知优家优宅关门消息的业主、供应商、工人陆续聚集在门前,试图抱团拿回“沉没”在该公司的装修款、货款和工钱。截至3月15日,因优家优宅关门而成立的线上维权群成员已超过百人,他们反映被拖欠的货款和工钱逾220万元。

  优家优宅关门当天,业主、供应商和工人随后向公安机关报案,并陆续前往城南派出所提供口供及其他材料。记者从阳春市公安局了解到,目前此事已经立案,公安机关正在作进一步调查。

  “爆雷”的装修公司

  优家优宅是成立于阳春市的一家装修公司,店铺位于阳春市春城街道东湖雅苑商住楼一楼。公司于2018年12月注册,但实际经营已有四五年时间。作为老员工,岑先生在2017年11月就已入职优家优宅从事设计工作。据岑先生和熟悉该公司的供应商介绍,杨某燕、杨某和林某三人是优家优宅的实际负责人,其中杨某燕、杨某是两姐妹,林某则是杨某燕的丈夫。

  2021年1月16日,优家优宅店铺突然关门,让作为内部员工的岑先生都感到有些意外。因为就在前一天,岑先生还按杨某燕的要求,通知向公司“追债”多日的上料工、水泥工、腻子工、木工和两名业主次日前来协商还款。优家优宅的关门,让讨债的工人和业主吃了闭门羹,岑先生本人也因被拖欠工资成为关门的受害者。

  3月9日,记者来到已关门的优家优宅店铺,透过玻璃门仍可看到店铺平时的布局,桌椅书柜等仍摆放在原地。玻璃门上贴着阳春市人社局的2张公告和1张限期整改书,其中落款日期为3月9日的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要求优家优宅在3月12日前足额支付岑先生3人工资1.74万元。

  岑先生介绍,他被优家优宅拖欠的工资实际金额在4.5万元左右,其中大部分为提成,未写入劳动合同,没能纳入法律定义的工资范畴。在优家优宅关门之前,岑先生多次向公司负责人要求支付工资,被负责人以装修业主还未交装修金为由拖延。

  与优家优宅合作负责上料工作的任先生夫妻,在追结工钱时也碰到了同样的说法。任先生介绍,他承接的两个装修项目进度大概完成了九成,他多次向杨某燕催要工钱,但仍有1.4万元被优家优宅以业主未交装修款为由拖欠。实际上,装修业主不仅早已交了装修金,甚至超出合同约定预交了超过工期的金额。

  “透支”的装修款

  2020年6月30日,刚收到房子的罗女士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优家优宅,签订了价值7.5万元的装修合同。与其他业主签订的合同类似,罗女士的装修款按工程进度分4次向优家优宅交付,首次交付为合同签订之时,交付比例为四成,余下装修款按水泥工、腻子工进场和完全竣工时交付。

  这种按工程进度付款的方式,在提供一部分资金给装修公司的同时,也减小了装修公司违约给业主带来的损失。然而没过半个月,罗女士就向优家优宅交了本应水泥工进场时才交付的二期款,原因是杨某燕提出若提前交付二期款,可以免费送罗小姐一个榻榻米装修。此外,罗小姐还参加了优家优宅提出的一个家电折扣项目。两者相加,罗小姐一共向优家优宅交付了6.7万元的家电和装修款,而在优家优宅关门时,罗小姐的房子还仅停留在水电和地板铺装的状态。

  与罗小姐有类似遭遇的还有其他11名业主。记者采访了11名业主中的其余4位,他们讲述的遭遇和罗小姐大同小异。业主中,装修金额最大的一名刘姓业主光装修金(总包带家具)就预交了57.8万元。据业主自行统计,这些业主向优家优宅交付的家电和装修预付金额约180万元。

  在优家优宅以家电促销和附带装修名义不断向业主伸手“要钱”的同时,岑先生在公司内部逐渐感觉到了经营的异常。“2020年下半年开始,公司陆续签订了2个亏本的别墅装修项目。”岑先生介绍,作为公司的设计人员,他对优家优宅各个项目的装修造价一清二楚。据岑先生描述,优家优宅2020年上半年之前都是正常经营,下半年却开始出现一些“赔钱赚吆喝”的别墅和商品房装修项目,“这对一家以盈利为目的的装修公司来说很不正常。”

  抱团的“水鱼”

  2021年1月16日,在优家优宅门前聚集的业主和工人组建了线上维权群,试图通过抱团的力量挽回一些损失。得知消息的材料供应商和工人陆续进群,截至3月15日,群内成员已逾百人。记者浏览群内成员的身份信息,发现成员涵盖卫浴、照明、墙漆、家具、建材等涉及装修的几乎所有行业,并有承接优家优宅装修项目的铺砖、木装、上料、搬运乃至卫生的各行工人。

  梅姐的建材铺与优家优宅店铺隔了半条街,双方在2018年5月陆续有生意来往。逐渐建立信任后,优家优宅以赊账的形式向梅姐购买建材。2019年,在优家优宅赊账到10余万元后,梅姐向对方追计货款,杨某燕提出以每月1.5分利息(月息1.5%)的方式,向梅姐签订借据以继续赊账。

  打开保险箱,梅姐向记者展示了杨某燕与她签订的6张欠据。欠据签订时间均为2020年,最后一张为2020年12月30日,涉及总金额为24.4万元,欠款人均署名“杨雪”。梅姐介绍,“杨雪”是杨某燕平时示人的化名,包括梅姐在内的多名供应商在优家优宅关门前均不知道杨雪真名。得知真名后,梅姐查询到杨某燕在2019年10月就因未偿还他人本金90万元和违约金13.5万元以及利息,被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

  “如果早知道杨某燕的真名,我肯定不会傻到任她赊账。”经商多年的梅姐对自己的失误后悔不已,将维权群称为“水鱼群”,并自嘲是“水鱼”。优家优宅的装修业主也认为自己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蒙骗,理由是优家优宅的提前装修和家电促销项目根本子虚乌有。

  “纠纷”还是“诈骗”?

  3月15日,记者通过维权群统计了优家优宅拖欠的货款和工钱。根据群内61名成员各自上报的金额,优家优宅拖欠的货款和工钱超过了220万元,另有业主已经交付的家电和装修款约180万元。优家优宅关门背后的装修款、货款等款项都去了哪里?记者分别致电杨某燕和林某,电话均未获接听。

  同样没能联系到上述二人的还有阳春市人社局的工作人员。记者从阳春市人社局获悉,在接到岑先生等3名员工关于优家优宅欠薪的投诉后,该局先后两次公告要求公司法人前往该局接受调查,并联系优家优宅公司法人及其他负责人的3个电话,结果2个电话已经停机,另外一个则将工作人员拉黑。

  在阳春市人社局出具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后,优家优宅没能在规定的3月12日前完成整改。该局工作人员表示,根据《刑法》第276条关于欠薪逃匿的规定,该局将于本周内将优家优宅欠薪一事移交公安部门处理。

  优家优宅关门后,罗小姐打算另外聘请装修公司给新房装修。“我不指望还能把钱追回来,但起码要让对方付出相应的代价。”罗小姐及多名业主认为,优家优宅在关门前仍不断向业主要钱的行为属于故意卷款跑路,应该归结为“诈骗”而非“纠纷”。

  阳江市律师协会周文靖律师表示,诈骗罪主要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公私财物的行为。诈骗行为人主观上是出于故意,并且具有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目的,客观上实施了诈骗行为。至于诈骗财物是归自己挥霍享用,还是转归第三人,都不影响诈骗罪的成立。优家优宅经营者的行为是否构成诈骗罪,需由公安部门立案侦查,并最终由人民法院依法审理后才能确定。

编辑:陈子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