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思随说

快乐与幸福

2020-10-15 20:38  来源:晋江新闻网

  快乐与幸福是人生极其重要的两样瑰宝,人人盼望:多多获取,久久珍藏,时时享用,同时也希望馈赠亲朋好友,让大家同欢共乐,获幸得福。

  日常生活中,快乐、幸福两个词用得最宽最广,最扣人心弦,最受人欢迎。现在网络发达,一天可以收到几十条、几百条甚至更多的“祝快乐”“祝开心”“祝幸福”,晨见“早安”,暮接“晚安”,中午还有“你好”,有的人干脆来个群发,不分早、中、晚,不辩老、中、青,不管远近、亲疏、好歹,发、发、发,有发总比沒发好,多发总比少发强。主观意愿良好,客观效果并不如愿,甚至闹出许多笑话。时差关系,错把纽约当北京,有的人刚睡下,早晨问候已纷至沓来,或刚起床,来了个“晚安”“做个好梦”,那只好做个“白日梦”了;有的人遭受挫折失败,正苦不堪言,祝快乐,祝发财,祝好运之声接二连三,令人啼笑皆非;有的人重病住院,生命垂危,痛不欲生,收到“祝快乐”“好人有好报”“好人一生平安”等词条,不知该高兴还是该悲哀。

  大家无不知道,快乐与幸福都是好东西,但不加区分辩别,混用、合用、代用的大有人在。既然都是好东西,不必那么较真,无大错也无大碍。但仔细琢磨,它们既有共性又有个性,用得好,作用互见,相得益彰,用不好,惹人生厌,徒添烦恼。

  快乐幸福不分尊卑贫富,皇帝有皇帝的权势,乞丐有乞丐的气势;圣贤有圣贤的福气,俗人有俗人的运气;智者有智者的理想,愚夫有愚夫的梦想。快乐幸福不辩男女老少,男人刚强坚毅,阳刚之气旺盛,喜乐爱福;女人善良贤淑,阴柔之美充盈,育乐蕴福;少年无忧无虑,童真之趣奥然,承乐纳福;老者慈祥仁爱,练达之智乃现,聚乐藏福。快乐幸福无关时序季节,春天万物复苏,百花盛开,悦目赏心;夏天朝气蓬勃,生机盎然,情飞意扬;秋天风清月朗,瓜果飘香,神清气爽;冬天霜冻雪覆,孕育希望,魂安魄宁。由此可见,无论什么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能拥有自己的快乐和幸福。一般来说,短暂、轻浅、易见是快乐,长久、厚重、难得为幸福。幸福好比一条缓缓流淌的河流,深沉、宽阔、绵长,快乐是河面上不断翻卷的浪花,时大时小、时多时少、时现时隐。河流的流质、流量、流速不易察觉,难以度量,浪花涌动、翻卷、跳跃的情景随处可见,一目了然。

  目前我国已进入老年社会,老年人有快乐幸福吗?这是大家关注,也是值得探究的一个现实问题。说到老人不能不说啃老族。啃老族是近些年来出现的一个新名词,意思是指长大成人的年轻一代,为了生存,为了生活,为了享受,多方面依靠依赖父母,购房买车、操持家务、照顾孙辈……凡对己有利,多多益善,经济上啃老,劳作上啃老,精神上啃老。啃老族是时代特有产物,是社会普遍现象。过去生活的几代人,种地务工及从事其他行业,赚的钱仅够养家糊口,哪有节余?农村的住土坯房、茅草屋、窑洞,经济好一些的住砖瓦房,城市居民公房私房兼有,多数是几十平米的平房或低矮楼房,少有卖房买房;汽车仅有公交车公务车,自行车凭票供应,路况不好,但不拥挤,罕见车祸;小孩上下学自己来回,未闻接送一说,更没有拐骗、抢劫、贩卖儿童的事发生。那几代人无需啃老,老的也无多余的肉丁肉丝可啃。

  现在都说啃老族的不是,其实除了极少数少廉寡耻,不择手段,敲骨吸髓的啃老者外,许多年轻人是不想、不愿,但又不得不啃,不然房难买,家难成,业难立。而被啃的老人绝大多数是通情达理、顾全大局、痴心不改,不顾一切,自愿送啃上门的慈爱父母。许多老人自己吃用无不是便宜货,烂菜次果地摊衣,一分一厘省下来帮助儿孙;当牛作马干家务,累得骨头散架手脚乏力,仍日覆一日,“乐”此不疲;他们逐渐年老体衰多病,最后入住养老院或医院,有的老人怕增加子女负担,拒住两院,甘愿单独寡居,“享受”寂寞孤独,老死家中。进入暮年的老人,日常的快乐越来越少,而他们心中朴素、挚着、无私的爱恋所编织成的幸福感却丝毫不减,至死不逾。老年的幸福就在于时时刻刻、永无休止、无怨无悔地思念、牵挂、帮衬着儿孙后代。这让我想起自然界里的大象,一生劳碌,衰老临终,就自行孤单默默地走向不为人知的秘密洞穴。老年人不正是社会中无私无畏无奈的“大象”吗?在庞大的老年群里,还活跃着一批“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老人,他们有着与众不同的苦乐感和幸福观,使生命焕发出特別可贵的价值和意义。

  快乐与幸福相似相近不相等。有快乐不等于有幸福,有幸福也不等于有快乐。有的人有快乐也有幸福,有的人有快乐没有幸福,有的人有幸福没有快乐,有的人没有快乐也没有幸福。

  快乐和幸福都是心理满足状态的体验,快乐层次较低,幸福层次较高。快乐是感受日常生活点点滴滴、大大小小、多多少少的刺激而发自内心的愉悦、安详、平静,或麻木、沉醉、发狂的心理状态。幸福是一种持续时间较长对生活真挚热爱、深刻理解、正确抉择后的希望、寄托和向往。

  快乐并非真快乐,幸福却无假幸福。具体说来,起码有六大不同:快乐易得,幸福难求;快乐短暂,幸福长久;快乐零散,幸福规整;快乐肤浅,幸福深刻;快乐简单,幸福丰富;快乐价廉,幸福贵重。

  陈玉蓉是2009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时年55岁的她患有重度脂肪肝,为了割肝挽救患有先天性肝脏功能不全、危在旦夕的儿子生命,坚持每天暴走10公里,祈盼消除脂肪肝,能够顺利实施救子计划。7个月里,陈玉蓉每天仅吃少量食物,忍受饥饿和疲劳,风雨无阻,寒暑不避,奔跑在既定的路上。老天不负有心人,陈玉蓉的体重显著减轻,脂肪肝消失了,当年十一月换肝成功,母子平安。这是一场命运的马拉松,是一个生命的奇迹。在那些难熬的日子里,陈玉蓉深怀希望,坚定信心,救子成功后,她何止仅有短暂肤浅的快乐,而是满满当当的甜蜜舒畅,这种久久奔涌在心灵深处的激烈情感,就是幸福。

  日常生活中,睡前一杯酒,饭后一根烟,渴时一瓢饮,饿时一餐饭,累极一小歇,困极一阵眠;清晨一缕风,黄昏一片云,轻吟一首诗,闲哼一支曲,下对一步棋,领会一句话……以及探亲访友各种聚会、揽胜观景四处旅游都可以触动心情,产生快乐。

  什么是幸福,幸福在哪里,难懂难觅吗?幸福博大精深,须打磨淬火,精雕细琢;幸福内涵丰富,须采撷收集,累积沉淀;幸福奥妙美好,须深悟真懂,融会贯通;幸福常存长在,须持之以恒,精心爱护;幸福关联多方,须统筹兼顾,一举多得;幸福意义重大,需准确把握,端正航向。

  中国古人概括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喜事通俗地说是欢喜事,亦即快乐事,为什么没有归类到幸福之中。古人睿智,没有被快乐冲昏头脑。他们似乎觉察逢甘霖、遇故知、花烛夜、题名时虽然可喜可贺可乐,但并不会长久,达不到幸福的标准,难归此类。

  久旱逄甘霖,一场盼望已久的及时雨,确实让人欣慰,快乐自然涌上心头,然而只有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丰衣足食,家庭和睦,才会久久搅动人们的幸福感。他乡遇故知肯定是件快乐事,难得一见的老朋友,或老乡,或老熟人,不期而至,理所当然有一种“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亲切感,然而只有逢酒千杯少的知己,才会令人幸福,岂不闻“满面春风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若发现那些偶遇的老朋友、老乡、老熟人等并非知己,或会陷入“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境地,倒不如去怀念那些“天涯若比邻”的知音来得实际一一有厚重的幸福感。洞房花烛夜,良宵美景,男欢女爱,初尝禁果,哪能不欣喜若狂?然而洞房过后,激情消退,新人变旧人,新房变旧房,日子平淡无奇,甚至枯燥无味,不少人新婚不久即劳燕分飞各西东。然而,只有恩爱日盛,相濡以沫,执手偕老的夫妻才能获得幸福,应验了古语“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金榜题名时,常言道“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可见考取功名是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范进考中举人,高兴得抽疯,何况举人之上还有贡士,然后进士,进士头三名为探花、榜眼、状元。读书人首先需要榜上有名,然后才有资格当官,有名固然可喜,当官建功立业才是目的,名是花,让人一场高兴,实是果,使人终生受用,可见喜乐未必就能换来幸福。

  说幸福不易,得幸福更难,为什呢?因为幸福的概念比较抽象,不像快乐丁是丁、卯是卯,白菜煮豆腐一青二白,一目了然。快乐基本是心里愉悦、爽快、舒服的情绪流露和升腾,使人情不自禁,乐上心头,喜形于色。幸福则不一定是纯粹的快乐,有时甚至带着伤感、凄凉、悲壮的感情色彩。快乐多是当事者个人当前的景物所致,幸福常常与家庭、社会、民族、国家的事情紧密联系,意义大,价值高。

  苏联英雄卓娅和舒拉20世纪20年代出生在苏联的一个普通劳动人民家庭,幼年丧父。在母亲的倾心教育下,姐弟俩从孩提时代起就逐步养成许多优良品质:尊重长辈、乐于助人、勤奋学习、热爱劳动、珍惜生活等等。1941年,德国法西斯背信弃义入侵苏联,还在读中学九年级的卓娅告别母亲,参加地方游击队,走上保卫祖国的道路。经过短期培训,她和战友们一道深入敌占区埋地雷,烧敌营,表现机智勇敢。1941年9月的一天,她在烧毁敌人的马厩时不幸被捕。凶残的敌人对卓娅实施种种摧残和侮辱:长时间严刑拷打,并逼迫她在严冬里身着单衣,赤裸双脚在雪地里奔跑,坚强的卓娅承受住非人折磨,拒绝回答德寇的任何问题,保守游击队秘密。一无所获的敌人恼羞成怒,绞死了卓娅。弟弟舒拉从小就与姐姐感情深厚,他在卓娅牺牲后,怀着为姐姐报仇,为民族雪恨的决心进入了乌里扬诺夫斯克坦克学校学习。不久,他驾驶坦克奔赴前线,以指挥员的身份率领士兵奋勇杀敌。在战场上,他英勇善战,屡建战功,先后获得卫国战争一级金质勋章和红旗勋章,最后在二战胜利前夕的1945年4月壮烈牺牲在自己的指挥岗位上。

  卓娅和舒拉的母亲柳鲍娃·齐莫菲耶夫娜·科斯莫杰米扬斯卡娅,以自己亲生儿女为原型,用朴实的语言、流畅的文笔,满怀深情和着血泪书写了传记小说《卓娅和舒拉的故事》。

  柳鲍娃·齐莫菲耶夫娜·科斯莫杰米扬斯卡娅是伟大的母亲,她为自己英雄儿女而骄傲,心里流淌着自豪、庄严和神圣的幸福感,这幸福之中并不会有平常人的那种快乐,毕竟一双优秀儿女年纪轻轻就离她而去。在写作过程中,她流了无数次悲伤的眼泪。

  同理可见,那些被押赴刑场的志士仁人,他们为真理、正义、自由而斗争,临近死亡,他们心中不会有快乐的轻松,却有着激昂、悲壮、深沉的幸福之感。正如苏格拉底为维护雅典律法和民主即将喝下毒酒,并不快乐却感幸福,临死前,他平静地说:“分手的时候到了,我将死,他们活下来,是谁的选择好,只有天知道。”这种视死如归、慷慨就义的幸福是常人无法理解、难以体会到的。

  快乐与幸福的明显区别还在于,感觉多快乐,感悟才幸福;感动多快乐,感恩才幸福;受施多快乐,施舍才幸福;放下多快乐,拿起才幸福;收获多快乐,耕耘才幸福;被爱多快乐,会爱才幸福;知足多快乐,知进才幸福;渡己多快乐,渡人才幸福;享受多快乐,奉献才幸福。

  袁隆平被誉为“世界杂交水稻之父”,屠呦呦荣获诺贝尔医学奖,钟南山居功至伟奖项颇多,同时三人都是共和国勋章获得者。崇高荣誉,光荣称号,鲜花掌声来之不易,他们劳苦功高,当之无愧,能不高兴吗?然而,让数以亿计的人吃上饭,不受饥饿的折磨,是袁隆平的初衷和志向;发明抗疟特效药,挽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是屠呦呦梦寐以求的理想和追求;斗“非典”战“新冠肺炎”,竭忠尽智消灭瘟疫,保同胞健康平安,是钟南山的希冀和梦想。杂交稻大面积推广,青蒿素普及运用,封城决策顺利实施,为这些关系人类生存和生命的大事呕心沥血,才是袁隆平、屠呦呦、钟南山引为骄傲和自豪的幸福。

  快乐有限度,幸福无限量,快乐越纯越好,幸福越明越灵。知足常乐未必长乐,苦中作乐未必真乐,涵养幸福幸福长在,珍惜幸福幸福常来。如何理解悟知快乐和幸福,如何获取把握快乐和幸福,如何净化升华快乐和幸福,是摆在每一个人面前的一道终身课题,看谁能交上一份高质量无愧人生的答卷。

  快乐是绽放在生活枝条上的绚丽花朵,幸福是缀结在生命枝头上的丰硕果实。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仅供参考、分享交流】

编辑:陈子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