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思随说

忏悔吧

2020-10-15 20:24  来源:晋江新闻网

一一俗子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

  在世间为人,虽然脱兽离畜而出,但并未完全消除兽心畜性,时不时显露出丑陋、愚蠢、乖戾、邪恶的本性。

  人性有那么可怕吗?不用担心,以上所讲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人性近乎神性:善良、慈爱、悲怜、正直、勇敢、诚实、机敏、聪明、睿智等等,一大堆的优点和长处,令人类成为万物之灵。

  纵观一部人类发展史,近乎神性的人凤毛麟角少而又少,几近兽性的人也不多见仅少数个别而已,大多数人处于中间地带,既不乏一定的神性,又少不了若干的兽性。至于神性兽性孰多孰少,则因人而异,无法一概而论。

  自哲学产生后,性善性恶论风起云涌,众说纷纭。性善论者认为人性本善,是后天环境污染才驱善为恶;性恶论者认为人性本恶,出生后不断改造修正才变恶为善;性无善无恶论者认为,人性如白纸一张,涂墨则黑,描赤则红,全由各人把握;性有善有恶论者认为人性善恶参半,没有全善亦无全恶,只是先天生善恶,后天用善恶,用善善现,用恶恶见。

  基因学表明,在人的遗传基因中存储着无数的生命密码,这些密码中对立的信息层出不穷:明智一愚昧,快乐一痛苦,勤奋一懒隨,果敢一优柔,诚实一虚伪,善良一恶毒,仁慈一冷酷,大方一吝啬,知足一贪婪,豁达一狭隘,刚强一懦弱等等。

  基因存在是先天的事情,基因变异靠后天运作,无人不受先天的制约和后天的影响。天性、天分、天赋、天资、天才为先天所赐,从娘胎里带到世上,成绩、成就、成效、成果、成功为后天奋斗取得。固有、制约属客观存在,影响、变异靠主观努力,客观实在性作用明显,主观能动性催化生发,两者不可偏废,优生还得优育。

  人先天有不足,后天无全好,无非不足有多有少、有大有小,有重有轻。由于缺点、毛病、问题常存、常生、常在,以致人们总在人生的道路上经意不经意间,知觉不知觉时,走错路,认错人,用错情,做错事。

  《约翰福音》记载: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抓住的妇人来到耶稣面前说,夫子,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对这样的女人应用石头打死,你说现在该把她怎么办了呢?他们不住地追问。一阵子后,在地上写字的耶稣抬起头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砸她。他们听见这话后,男女老少一个个悄无声息地溜了出去,最后只剩下耶稣和那妇人。耶稣就问她,那些人到哪里去了呢?没有人定你的罪吗?妇人答道,主啊,没有。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以后不要再犯罪了。

  这则故事告诉人们,世上没有不犯过错的人,过错即指错误、过失或罪过。过错不可怕,关键是怎样面对,如何改正。

  许多人对过错造成的影响和损失,都会感到难受,使自己沉浸在悲痛、哀怨、自责、责人的情绪中,久久不能自拔。后悔、懊悔、失悔、恨悔、追悔、忏悔等带悔字的词语道尽过错之后的心理状态,人们最常用的是后悔和忏悔。

  后悔,一般带有“如果这样”,“要是那样”,“假如变样”等假设性质,凡假设都是对过去所作所为,进行一定的掩饰,是往内心深处的理想方向作虚构设想,以达到自我否定、自我原谅、自我安慰的心理效果。后悔倘若认真吸取教训,能亡羊补牢,肯浪子回头,也有其积极的作用和效果。但很遗憾,许多人的后悔是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沉湎在愧疚不安的情绪中惆怅徘徊,不肯放下过去,金盆洗手,彻底悔改。

  忏悔是表示人们对过去某件事情深深内疚而流露出的真情实意,是人们真诚改过自新的感悟。忏悔不是表演,做给他人观看,而是为了和曾经的罪恶说再见,与未来的新生拥抱。忏悔中,认清做错事的自己,就是与错误分手的开始,忏悔过去的“非”,就可得到现在的“是”。忏悔使曾经有过的恐惧、懦弱、愚昧、虚伪、色欲、贪婪、乖戾、邪恶等远离消失,让圣洁、光明、美好的景境长居心间。

  忏悔具有强大的修复性,就像电脑360杀毒系统,能够及时发现自己的错误行为与不足之处,提升完善自我,并且还能消除过错带来的不良后果。真心忏悔的人,命运也会自动地向好的方向倾斜。忏悔过后的人们往往如释重负,解脱放下,神朗气清,心明眼亮。

  古罗马帝国时期天主教思想家、欧洲中世纪基督教神学及哲学的重要代表人物奥古斯丁,十八世纪法国杰出的思想家、文学家卢梭,十九世纪俄罗斯伟大的作家、改革家、道德思想家托尔斯泰,他们将内心的羞愧、感悟、追悔和反省毫无保留地公诸于众,严厉地剖析自我,无情地鞭挞自我,彻底地洗涤自我,最终达到升华自我的境界。不约而同,跨越不同时代的他们各写了一本名扬千古的《忏悔录》。这三本惊天地泣鬼神的杰作,被誉为傲视人类思想精神群山的三座高峰。只要敞开心扉,虚心受教,每一位读者都可以从这三大《忏悔录》中受到启迪,获取宝贵的力量和智慧。

  以发生在卢梭身上的一件事为例:卢梭少年时,曾经将自己极不光彩的盗窃行为嫁祸到一个女仆身上,致使这位无辜的少女蒙冤受屈,并被主人解雇。这种“卑鄙龌龊”的行为,使卢梭深深陷入痛苦的回忆和自责中,他说:“在我苦恼睡不着的时候,便看到这个可怜的姑娘前来谴责我的罪行,好像这个罪行是昨天才犯的。”《忏悔录》中,卢梭把这件“难以启齿”而抱憾终生的丑事告白天下,对自己作了深透剖析和批判,显示了他勇于忏悔的坦荡胸怀和不同凡响的伟大人格。

  忏悔能战胜自己内心的敌人,打扫自己思想灵魂深处的污垢尘埃,减轻心灵痛苦并净化自己的精神境界。善于忏悔的人,才会主动告别难堪的过去,走上一条宽广笔直的坦途。奥古斯丁、托尔斯泰的忏悔同样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忏悔面向未来,后悔滞留昨天,忏悔是放下过错重负,后悔是背上错误包袱。有人形象地说:忏悔是由内长出新肉,后悔却是从外重揭伤疤。长出新肉将标本兼治,消肿化瘀去毒,重揭伤疤即把本已愈合的伤口再度挫损,任其疼痛加剧,伤情加重。忏悔注重釜底抽薪,斩草除根,剪除前非,杜绝后患;后悔在于扬汤止沸,隔靴搔痒,远的放矢,重末轻本。忏悔攮括了后悔中所有积极因素,后悔累赘冗沓无法媲美忏悔。

  忏悔遍布各种宗教之中,向上帝,向真主,向佛陀,向神仙、向菩萨坦陈自身的丑思、丑行、丑事,求得他们宽宏大量的谅解、包容和赦免。信徒一声声如泣如诉的告白,一番番无地自容的揭批,一阵陈锥心刺骨的悔恨,不谓不虔诚,不谓不深刻。

  就拿世界三大教来说,无论是历史最悠久的佛教,信徒最广泛的基督教,还是新兴崛起的伊斯兰教,无不以忏悔作为约束检验信徒的法宝。 忏悔原是佛教规定出家人每半月集体举行诵戒,给犯戒者以说过悔改的机会,后逐渐成为自陈己过、悔罪祈福的一种宗教仪式,引申为认识了错误罪过而感到深恶痛绝并决心改正。基督教徒忏悔多数是在教堂或家里,跪在十字架前,将自己犯下的过错,如实叙述给主耶稣听,请求宽恕和救赎。基督教徒忏悔较为灵活,不受仪式、地点、时间的限制,祷词也不论长短,没有统一格式。穆斯林一生中需要具备多方面美德,耕耘今生来世,以求安拉的喜悦和祝福,而忏悔就是其中之一,穆罕默德说: “阿丹的子孙容易犯错,最好的犯错者,是忏悔者。”在佛经、《圣经》、《古兰经》中对忏悔有许多平实而深刻的经典论述,发人深省。

  宗教信仰神奇神秘的力量来自何方,得之何人,竟然能够成为撬动忏悔的支点,使千千万万教徒远离雷池得以解救。不得而知,忏悔究竟是麻醉精神的高级鸦片,还是滋养心灵的营养鸡汤?

  在宗教信仰之外既无忏悔习惯又无忏悔传统的人群中,听到的多是“后悔”,鲜闻“忏悔”,难道忏悔是宗教信仰的专利不成?后悔多以自己对着自己倾诉埋怨,忏悔需要有倾听见证的对象。宗教信徒都信奉一个至高无上的偶像,平常人不信神也不信人,甚至连自己也怀疑。在大量醉驾、赌博、斗殴、盗窃、吸毒等人员中,有的不知过错,无从改正;有的明知故犯,我行我素;有的文过饰非,虽悔难改;只有为数不多的人打心眼认识过错,痛改前非,走出误区,重塑新我。何况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些作恶多端的独裁者、恐怖分子、战争狂人,他们除了忏悔之外,还不就是上断头台这条不归路。人会出错犯罪,实在不幸,然而比“不幸”更为不幸的是有人不知,有人不悔,有人不改,眼看悲剧上演,灾祸降临。

  忏悔既然比后悔有更大的作用、效果和意义,并也没规定谁能用谁不能用,那么就让我们多忏悔少后悔吧!人啊人,为了自己和人类的今天和明天,忏悔吧!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仅供参考、分享交流】

编辑:陈子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