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找房

探秘小镇青年的消费观家居消费力已经突显

2019-10-22 17:37  来源:泛家居头条

  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我国迈上了城镇化进程,开放的市场、人口的红利、互联网的兴起,使得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迅速走上了快车道。

  随着北上广深等一二线城市市场逐渐饱和,互联网流量红利的日趋衰减,伴随着电商平台的加持,我国三四线城市逐渐成为各大商家新的利益追逐点,品牌纷纷下沉,使得三四线城市的经济增长速度和商机逐渐走进了人们的视野。伴随着三四线城市的兴起,家居品牌也开始思考三四线城市的生存之道。

  根据京东数据显现,在2019年京东家装节中,三线及以下城市和乡镇的家具品类销售额占比高达57%。其中,华北和华南区域用户成为主力购买人群,两个区域的销售额占比达50%,华南区域表现出极高的增长潜力,销售额同比增长51.2%,华南区域新用户激增,新用户数同比增长56%。

  由此可见,三四线城市的购买力相当庞大,其中的小镇青年是新一轮的消费趋势,是蓝海,也是兵家必争的风水宝地。

  三四线城市的家居品牌到底面临着怎样的消费生态,三四线城市的家居卖场又面对着怎样的客流等级;三四线城市的消费者到底有怎样的家居消费需求,他们需要怎样的产品、怎样的服务;三四线城市的家居品牌经销商真实的生存状态又是怎样?

  基于三四线城市家居行业真实生存现状,让我们用笔真实还原三四线城市的家居消费现状及未来!

  随着北上广深等一二线城市市场逐渐饱和,互联网流量红利的日趋衰减,伴着电商平台的加持,我国三四线城市逐渐成为各大商家新的利益追逐点,品牌纷纷下沉,使得三四线城市的经济增长速度和商机逐渐走进了人们的视野,伴随着三四线城市的兴起,“小镇青年”这一群体也逐渐崛起。

  何为小镇青年?

  有一个画像是这样描述小镇青年的:他们年龄在18—35岁之间,生活在三线以及三线以下城市的人群,高铁线路陆续开通后,只需2-3个小时的车程即可到达大都市;他们教育程度在大学及以上;毕业后通过父母安排在家乡获得了一份体面的工作,无心在一线城市打拼;

  他们家乡房价相对便宜,没有住房贷款的沉重压力,因此拥有更多可支配的“闲钱”;相比在一线城市打拼的朋友,他们能够拥有更多闲暇时间,淘宝、微博、朋友圈是必不可少的生活方式;海淘、出境游成为生活中重要的调味剂。

  简而言之,小镇青年可谓是“有钱又有闲”的典型代表,他们在追求物质生活的同时,也注重精神世界的培养。随着时代的变迁、市场的变化,“得小镇青年者得天下”正趋于现实。

  市场下沉,小镇青年正成为众多品牌商家消费群体的争夺对象,一二线城市消费趋势正逐渐往三四线城市转移,其中以OPPO和VIVO为代表的的智能手机、支付宝等支付方式的变化、天猫国际等线上购物方式在三四线的兴起和发展,都离不开小镇青年的贡献。

  小镇青年家居消费主力已经突显

  而这一波市场下沉的趋势,也已蔓延到家居家装领域。

  京东数据显现,在2019年京东家装节中,三线及以下城市和乡镇的家具品类销售额占比高达57%。其中,华北和华南区域用户成为主力购买人群,两个区域的销售额占比达50%,华南区域表现出极高的增长潜力,销售额同比增长51.2%,华南区域新用户激增,新用户数同比增长56%。

  可见,三四线城市的购买力相当庞大,而其中的小镇青年是新一轮的消费趋势,是蓝海,也是兵家必争的风水宝地。

  在家居行业,一二线城市已逐渐趋近饱和,而三四线城市的需求量还在增,为何如此说?

  首先,从房屋大小上,一二线城市房价较高,户型偏小;而三四线城市房价低,小镇青年及其父母更愿意买户型偏大的房子,可满足赡养父母、养育孩子等一家共同生活的需要,因此对于家居产品在量上偏高。

  其二,三四线城市房价相对便宜,没有住房贷款等压力,有更多的闲钱可支配。同时和父母同住,小镇青年在生活方面更加“务实”。当一线城市青年在消费猫粮、摄影摄像的时候,小镇青年更多先满足物质生活层次的提升,更愿意将资金运用于购买大家电、客厅家具等“干货”。

  其三,城市化加速发展,和国际接轨,使得在一二线城市生活成本增加,从房价、教育、医疗到衣食住行等开支的增多,加之二胎政策放开后,一二线城市的青年不愿生、不敢生二胎;同时,国家对农村政策的扶持力度加大,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三支一扶、大学生村官等一系列政策出台,使得众多的青年愿意留在三四线城市发展,得益于人口红利,家居行业在三四线城市的发展将不断增加。

  可见,小镇青年在三四线家居行业的消费主力已经突显。

  谁造就了小镇青年?

  第一,低线城市居民收入持续提高。

  根据麦肯锡的有关预测,我国中产阶层占比将大幅度提升,预计2022年达到81%,成为中国消费升级的最主要力量;其中,三四线城市的中产阶层将成为未来占比增长最快的群体,预计2022年达40%。收入的提高,让低线城市居民消费信心比以往有了显著提高。尼尔森的消费信心指数调查显示,2017年三线城市消费信心指数为113,增速为4.63%,高于一二线城市增速。

  第二,低线城市网络设备渗透率不断提高。

  随着互联网覆盖率的提高和移动互联网的持续下沉,三四五线城市的网络设备渗透率有了显著改善,这也为低线城市居民的网络娱乐和消费行为提供了硬件上的保障,就像OPPO和vivo手机,其最终的逆袭得益于小镇青年的力捧。三四线城市的人口基数本身庞大,其网民规模的不断增加也拥有足够的空间,这也预示着低线城市未来的巨大潜力。

  第三,低线居民休闲娱乐时间充裕。

  生活在三四线城市的青年们,多享受着父母的恩荫,朝九晚五的工作之后,很低的生活压力让三四五线居民的闲暇时间相对较多。根据北京大学社会调查研究中心联合智联招聘推出的《中国职场人平衡指数调研报告》,31~40小时是三线以下城市居民一周工作时间占比最高的时间长度(占比35%),低于一线城市(56%)和二线城市(47%);在工作时间大于41小时的区间,三线以下城市同样低于一二线城市;相反,三线以下城市居民工作时间在21~30小时的占比,高于一二线城市。因此,他们有着更充裕的时间去追求娱乐与消遣,并为之付费。

  第四,80后与90后的成熟,促成了小镇青年经济的繁荣。

  眼下,以80后与90后年轻人为主导的消费人群结构已经形成。根据美国著名研究机构ComScore的统计数据,我国25岁-34岁消费人群占据总人口比例高达32.1%,超过世界平均水平4.5个百分点。而这当中,自然有着相当一部分小镇青年。他们在消费过程中,普遍更加注重品质与服务,追求个性化、新鲜刺激多样化、高品质、体验式消费,由此引爆了小镇青年在泛娱乐领域的消费市场。

  事实上,大量企业已经开启了向三线以下城市渗透的步伐,比如苏宁、阿里等线下实体店的下沉,以及不少国内外高端品牌的入驻,都在宣告商家正日渐重视小镇青年背后的“金矿”。

  小镇青年的消费观总结:

  1、从众:对于品牌的选择多有从众的心里,自己的认可不重要,大多数认可才是好的评判标准!

  2、大众化品牌的依赖:小镇青年更看重大众化品牌,个性化在这里并没有那么高需求!

  3、为兴趣买单的消费绝不含糊,自我深度提升的消费也非常舍得!

  4、交互式推荐购买力强,品牌的口碑效用非常重要

  5、熟人圈层传播是小镇人群消费的主要驱动

  6、更相信眼见为实的消费体验

编辑:陈子汉

相关新闻

新闻[011063385]中模块[011063385.down]的模板内容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