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

厝边微景观 村里大变脸

2019-07-07 12:14  来源:晋江新闻网

  晋江乡村微景观从最初的“高大硬”逐步向“实精美”转变,既改善人居环境,又提升村庄景观,更是晋江近年来乡村变化的缩影

  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行走于晋江,越来越多美丽乡村的画卷铺展在希望的田野上——废弃古厝被改造成休闲娱乐的一方天地、特色文化元素被挖掘打造成文化长廊、错落有致的景观墙上展示着村里的党建工作和企业文化……

  在许多地方因大拆大建而失去古风原貌时,晋江另辟蹊径,通过举办以微景观、微庭院等为主要内容的“五微五营双创”活动,通过向高校师生引智、借脑,留住了乡魂,守住了乡韵。

  环境变美游子归乡养老

  时间回到55年前。内坑黄塘村村民林荣瓶时年17岁,由于家里孩子多,穷得叮当响,有上顿没下顿的生活,让他毅然决定报名到厦门当兵。

  人烟稀少,土墙瓦房,生活穷困,这是林荣瓶当年离开时对家乡深刻的记忆。

  “小时候生活太苦了,饭都吃不饱。当时我想着部队虽然艰苦,但是至少不会饿着,可以给家里减少负担。”就这样,林荣瓶在厦门当了6年兵。1970年,结束部队生活的林荣瓶前往三明一家机器厂工作,并在当地结婚生子,一晃就是40多年。

  这些年来,家乡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令他魂牵梦绕。七八年前,林荣瓶带着老婆儿子回老家,决定在故乡安度晚年。

  “现在的黄塘和印象中的样子反差实在太大了。”林荣瓶感慨,现在走在村里到处是水泥路、垃圾桶,环境卫生好多了;从前的瓦房都不见了,盖起了新楼房,居住条件好了很多;道路两边绿树成荫,空气清新,处处鸟语花香;建设了供村民休闲娱乐的场所,大家日子过得悠闲惬意。

  黄塘村一棵大榕树下的微景观“榕韵”是林荣瓶爱去的地方之一。微景观涉及范围约200平方米,主体是一棵近百年树龄的榕树,榕树下有一块题为“榕韵”的景石,取自于当地的鹰仔山。景石周边种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花。从侧面看这棵榕树,石头形状犹如一个腾飞的龙首。考虑到这附近人流量较大,榕树旁特意还铺设了木栈道,建了个木栈休闲平台,可供村民休息和看戏。

  一年多前,这里还是个破旧脏乱的角落,经过泉州职业技术大学5名学生的精心设计,“摇身”变成了村民最爱去的活动场所。如今,每当夜幕降临,村民们就爱到这里下棋、聊天,笑声不断。

  焕然一新的黄塘村,吸引的不只是本地人,连从象牙塔出来的大学生也愿意来到田间地头,和村民一同为乡村建设献计出力。一年多来,泉州职业技术大学环境艺术设计专业学生林铭敏多次受邀来到黄塘村设计微景观。如今,村里添了4处各具特色的微景观,分别打造成村里的计生文化园、党建文化长廊等。

  通过几次微景观建设,黄塘村党支部书记林文托惊喜地发现,村民们慢慢在接受微景观这种形式,从最初的不理解到理解,从原来的被动配合到主动参与,村民的家园归属感越来越强,环境保护意识也明显增强,随处乱堆垃圾等不文明现象减少了很多。

  “乡村不仅是让游子期待回归的故乡,也是一片让大学生施展才华的广阔天地。”林文托表示,期待通过更多的校地合作,影响和带动更多村民一起参与到美丽乡村建设中来,让本地村民更加热爱自己的家乡,让更多在外游子愿意回到故乡生活、养老。

  留住乡愁最美乡村增底蕴

  趁着退潮时,人们穿着雨鞋,踩在滩涂上,留下一串清晰的脚印;背上竹篓,拾起“逗留”在滩涂上的各种贝类……

  在英林镇湖尾村一处占地约200平方米的空地,建起了看似破败却又凝聚巧思的微景观“湖尾拾贝”,通过巧妙的设计和施工,一幅有趣的“赶小海”画面仿佛就在眼前。

  看,这里有许多以贝壳为主要元素打造的细节:有贝壳做的灯,贝壳铺的“海浪”,还有一串贝壳像水一样从石磨“流出”,流到路面后“铺成”贝壳路……一面利用倒塌的红砖厝围墙改建的照片墙上,有宗祠、出砖入石的老厝和朴素的村民,这些都是设计者在村里寻找能代表村里风土人情的各种元素后捕捉到的画面。

  站在这里,仿佛漫步在风光旖旎的海边,感受着海风轻拂、海浪低吟,一扫夏日的闷热。古民居、海洋滩涂和滨海旅游等文化充分融合,似乎在将一个个湖尾故事娓娓道来。

  走在湖尾村,村道干净整洁,这边公园环境秀美,另一边海风徐徐,一望无际的大海尽入眼帘。如此美景,让人很难想起它的“旧容”。

  “以前没路灯、没通自来水,生活很不方便;乱搭乱盖、废水乱排,海面也漂浮着垃圾,到处都是脏乱差。”湖尾村委会主任苏文策回忆,以前村民的卫生意识不强,村两委只能挨家挨户去做思想工作,近年来陆续拆除了几十处鸡舍鸭圈和旧公厕,路面也干净整洁了许多。

  2017年被列为全市最美乡村创建村以来,湖尾村大力开展环境卫生整治,着力解决农村环境“脏乱差”的问题,平均每年要投入20多万元,确保日常卫生环境整洁。值得一提的是,湖尾村还因地制宜,充分挖掘特有的滩涂资源和滨海旅游文化,发展滨海乡村旅游业。

  就在那年夏天,湖尾村迎来了一群可爱的大学生朋友。“湖尾拾贝”微景观,便是华东理工大学风景园林专业学生团队辛苦了十多天的成果。那个暑假,他们来到千里之外的晋江,进驻到农村,当起了美丽乡村“造梦者”。

  “这个作品便是从挖掘和留住乡村文化和记忆出发所做出的设计。”华东理工大学带队老师林轶南博士说,在创作过程中,除了考虑观赏性,更要注重挖掘当地独有的乡土文化内涵,再现文化繁荣、传承历史文化的同时,留住乡愁记忆。

  如今,湖尾村已经陆续建了7个微景观,每个微景观就像是一个“会说话”的小公园,不仅给村民带来视觉上的享受,更是将村庄古民居文化、滨海文化和滩涂文化在这里集中体现,每个细节都是浓缩版的文化精华。

  每年微景观活动举办的十几天时间,对林轶南来说就像是一场特殊的“度假”。他说,微景观对村里来说是“锦上添花”,只有尽量多地带动村民参与创作、参与维护,村民才会视之为村庄的一部分,将它们从“设计师的作品”变成“村民的作品”。

  好风气会“传染”“网红”村大变样

  原本脏乱差的垃圾堆、猪圈、厕所被清理拆除后,有的建成微景观美化了环境,有的化身休闲小公园造福了村民。在一处不到100平方米的“思源井”微景观中,一改原有脏乱差面貌,将气味难闻的旧厕所拆除后,保留古井、旧墙和老树。原来的杂草地被铺上了红砖和鹅卵石,墙边种上绿竹和花草,俨然成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小花园。

  日前,晋江市社科联主席黄良在参加海峡两岸美丽乡村融合发展研讨会参观考察活动时,在东石镇潘山村看到这一幕,让他眼前一亮,留下深刻印象。

  多次参与晋江市微景观大赛评审工作的黄良,每次下村实地评审时,总能真实地感受到村庄的点滴变化。而像潘山村这样,能够做到由点及面、由表及里,全面铺开人居环境整治大行动,使得村庄迎来全村的大整改、大转变,令他感到惊喜不已。

  2017年年底,潘山村刚开始建设美丽乡村时,缺钱、缺地、缺人三大难题曾让村两委一筹莫展。潘山村党支部书记刘鸿材说,当时的潘山村不仅“囊中羞涩”,而且可供改造的用地少,村民大多持抵触、观望态度。

  为了破解这个难题,潘山村紧抓晋江市美丽乡村建设和东石镇环境整治提升三年行动的政策利好,因地制宜、顺势而为,拆搭盖、清垃圾、整沟渠,房前屋后道路硬化美化,村道两侧借地绿化,建设微景观、微菜园12个……在这过程中,群众看到了成效,越来越多人开始支持、参与乡村建设。

  可贵的是,潘山村还掀起“让地、借地”新风尚,百余户村民用实际行动支持村庄建设发展。

  几年前,村民郑永目家边上的水泥路因太窄,过路不便,自愿拆除自家部分厂房让给村里进行道路建设。后来,得知村里要建微景观,郑永目又无偿借出了40多平方米的地。

  正是不断涌现出这样的好现象、好风气,潘山村才能在这两年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这场硬仗中脱颖而出,一时成为其他村居争相“取经”的“网红”村。

  “晋江原来的农村面貌落后,人均只有几分地,农民只能勉强解决温饱,更别谈什么人居环境、生活品质了。”说起以前晋江的乡村面貌和风气,黄良深有体会: “别说‘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几乎是连自家门口都不扫。”

  近年来,为了改善农村人居环境,提升农民生活品质,晋江做了很多有益的尝试,并出台不少鼓励扶持农村发展的政策,积极破解“三农”问题,用产业留住人,用文化留住魂,农村面貌日新月异,农民生活日趋富裕,越来越多青年愿意返乡创业创新。如今,晋江的农村变得有生机、有活力,美丽乡村建设氛围越来越浓,农村的内生动力得到激发。

  记者_沈茜 秦越 文图

编辑:蒋少杰

相关新闻